走啦。

清水打字手。偏好华武甜家。
质量不高,随意看看。

我有一个傻子师弟。

双华bg。

   师兄师姐们聊起身边好友,我有细细琢磨,竟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李二狗那傻小子。

   那时日正好修为迟迟不突破,我烦恼得紧,做课业回谷潇潇师姐那里交任务,从龙渊到长风驿这回儿,没再驾马扬雪多久便听见不远处有人唤我,我向山门口一望,也想不出这厮是哪位高人。

   他见我不应他,又唤我一声,再开口就一句“我是李二狗啊”吐出了口。我哪儿记得有这般人物我认得,安安分分做了几年华山弟子,不接榜也不醉酒,这小兄弟哪儿来的呀?名字倒是接地气的很。

   他说,我当初在严州救过他。行侠仗义这么久了,救了多少人我一只手都数不过来,还真就没记住严州城是哪次,但这小兄弟竟然唤了我的名,那我就肯定是救过的。

   他又说,当初他看我一身华山校服,就来了华山当个弟子,学些本事,将来好走我的后路。

   想我一介平平,竟然就这样把一个好小伙子引来了这天寒地冻的地方行仗义事,好歹也是为华山兴荣做了件好事,我一想,竟然双双都晓得了名字,那自然就是朋友了。

   我朋友少,倒不因为我不受待见,只是我生性就认生的很,不像那些个师兄师姐,几句话一盍酒就是一个小友到了手,有一个好友一同走江湖,自然是人间乐事。

   这“朋友”的名号尚未捂热乎,李二狗一声“比试”立马把这关系打了八丈远。

   我心想,正好最近修为不增也烦心的人,他竟然说是比试,那便随意试试手,让小师弟见识几下真本事。

   结果一上手才知,这小师弟是的的确确不识天高地厚,一个起手式未出就被几招打倒在地,拜倒在霹雳剑尖下,实在不怎么耐打。

   这下可糟糕,把朋友打成这般模样,那以后在江湖上不就用那武维扬一般是个“背信弃义”的名号了?我一吓,立马把他架着上马去找华无痴师兄疗伤去。

   李二狗个头不小,被我个人给放在后头靠着我身,一副半身不遂样。到了华无痴那里也是被我搬下马去,我顺便去找了谷潇潇师姐交了课业最后一环再去看他。

   这小子生龙活虎着呢,敢情刚刚都是吓我的。什么半身不遂,一想到我一唐唐华山大家闺秀背着个男子骑马,这声誉不得败了干净?我还想找个武当的奶娃呢。

   “你刚刚吓我干嘛!”我一狠心,拔剑出鞘三分吓吓他。

   “师姐饶命啊!”李二狗立马作出一副拜服模样,“我念着有趣,想试试和师姐一起骑马罢了……”

   敢情这小子是想办法吃小姑娘豆腐了……我心觉好笑,勾勾嘴角,把剑收了回去。

   “好啊,刚入了我们山门,就想着调戏师姐。”

   “我心想我没什么本事,就站那儿等了几天师姐才回来一次,要这次不多待一下,下次见面何些日子都还不知道。”

   我一想,最近出去玩的日子多了,竟然真就没回过华山,这傻子吃了豆腐先告状,我也没说什么可说的,就随了他去。

   “那这次,我让你正大光明上马如何?”

   话一出口,我便感觉血液好似过了片热。

   修为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