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啦。

清水打字手。偏好华武甜家。
质量不高,随意看看。

网恋的痛苦【《网红男友爱哭包》番外】


齐铠的父亲因为工作劳累过度去世了。离家很远的孩子买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头天晚上还对着杨卿一声“晚安”,结果失眠了一晚上,天还没亮就顶着头痛坐上了回程的飞机。

他母亲死的早,早年,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父亲,现在连这根柱子都倒了。齐铠在飞机上面看着窗外流眼泪,留下一滴就把手往脸上抹一下,以至于整只手都是泪水完全不管用,隔壁坐着的一位女士看他这样,本想问问为什么,但是还是抿抿嘴递过去一张纸。

下了飞机齐铠拿着本就不多的行李火速冲了下去。他要赶上父亲下葬。下葬事宜是叔叔小姨代办的,因为他本人身处外地,再者母亲不在世,小姨家买了公共陵园的一个靠边的位置下葬他。齐铠赶到的时候,骨灰已经藏入地下。

他跌跌撞撞冲过去,一下跪倒在父亲墓前沾了一手土,小姨拿着手帕擦眼泪,将买来的白菊给了他一束,齐铠颤颤巍巍地接过,放在父亲的墓前。

悲上心头,他眼眶中一滴泪也没有,只有空茫茫的一片,映照着那张黑白遗照上的面容。

那照片上的人似乎是经历过太多辛酸,笑着的时候脸上的褶子是皱着的,显得整个人都难以精神起来。眯起的眼睛发亮,正盯着面前的孩子,看他红着眼眶,欲哭又无泪的模样。

葬礼结束后,一群人陆陆续续走了,叔叔搀扶着小姨,看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打了个招呼,先回去。齐铠一个人跪坐在墓前,说起近年来的遭遇。

“爸,我喜欢上了一个人。是……是个男孩子。”

“他不知道我也是男生,都怪您和妈把我生的这么女气了……”

“如果他在的话,我肯定让他来见见您。您能不能再宠我一次,他见到我的时候,千万不要讨厌我……”

齐铠又说了一堆有的没的,甚至还把手机里杨卿的照片调出来想给他父亲看。父亲从小宠他,一向不会干涉他的生活,齐铠不知道他能否体谅,但希望这次也能宠他一下。

入秋的风一吹,他便感觉冷了。这时只想一头栽进杨卿那里,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真的非常非常贪恋他的怀抱,即使齐铠自始至终都没有感受过。他也想转过身就像偶像剧中的那样,杨卿出现在墓园门口,随后他就那样小家子气的大哭一场,可是他无数次转过身,依旧是秋风吹黄叶的萧索,什么偶像剧,都是假的青春。

手机响了一声,杨卿给他发了条消息,问他为什么一早上都不在。

齐铠看了看眼前的陵墓,抹了一把眼角,回了句“睡过头了。”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