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啦。

清水打字手。偏好华武甜家。
质量不高,随意看看。

网红男友爱哭包。

色令智昏富二代攻×傻了吧唧网红受

   齐铠这名字起得铁骨铮铮,长的却是非同凡响的娘。于是这人极有营业头脑地化了名,凭着一张天然萌脸和一副亮堂的好嗓子,在某视频软件上当一只小网红,时不时直个播,唱唱歌。挣得钱虽然没有那些个明星多,但好歹每个月买一个iPhone X的钱还是有保证的。

   他本人受的争议也大,有人说他是女的也有人说他是男的。虽然当事人是把前头那个在心里否定了,但又不口头辩解,所以这下争议闹大了,本着“当代女孩儿都长的帅”的跟风流。大众都一致把这个男女莫辨的网红当作了女孩子,齐铠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没有多说——因为他的粉丝涨了。

   杨卿这人名字柔的跟古代文臣似的,念起来的时候再暴躁的人都忍不住地轻声细语,但他本人则是个大老爷们儿,长得精致又高级,家里有钱似矿场,他在视频网站看见了齐铠的直播间,一点进去就炸上了一万块钱,那一排排跑车都快把齐铠闪瞎了。齐铠本来心想,有这么大一个款儿,把他卖了他都愿意(只要对方长得帅),没想到杨卿还是个很“洁身自好”的“文明人”,只买了他的微信号就没有其余过分要求了。

  齐铠的头像是个黑白男头,杨卿心里嘀咕现在的小姑娘怎么都喜欢这种类型,打开聊天框开头一声“嗨”把两人的话题展开。

   说到聊骚,杨卿那可真是辣手摧花情场得意的风范,开语音,拿着自己那副低音炮说的也都是人话,却总爱加个尾音惹得人心痒,撩的齐铠抖擞一身鸡皮疙瘩,不禁在心中学着韩剧女主角大唤“欧巴撒浪嘿”。

   当然啦,他自然也明白礼尚往来的意思,于是掐着嗓子,在手机话筒前,娘兮兮地说了句话。杨卿一听,还是个御姐音的妹妹,一下子心花怒放。于是两个大老爷们儿,一个天南一个地北的开始了网恋生活。就算之后齐铠依然会直播,依然会蹦迪,认定他是姑娘的杨卿满眼都是心,心里只有“爱了爱了”刷着弹幕,完全不多想。

   两个人在网上聊了有半年,杨卿说要奔现,把齐铠吓得一心惊。

   奔现,是什么概念?吃喝玩乐睡。睡的时候要干嘛?杨卿把他推到床上再发现他其实是个哲学系的真不会直接把他的小同志当场切了吗???齐铠先开始还在推辞,结果杨卿的一句“你是不是不想见我”把他吓得不轻,一说“并不是”,奔现的事就定下来了。

   当天去机场接人,齐铠心里真的是小鹿乱撞,又是紧张又是难受,他想直接跟杨卿在机场坦白,这样他回程也好买票。于是本着必死决心的齐铠,在出机口等的时候,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他还是有点懵圈的。即使脑内演练了无数次这个场景,在真实发生时他还是觉得有那么几秒不真实,就好像肉骨都融进了这个属于夏日的怀抱里,齐铠有一瞬间想要继续瞒下去。

   可该说的还是得说,齐铠给杨卿解释一切的时候,特地站的离他远了些,他低着头不去看杨卿的眼神,只觉得杨卿貌似是定住了,随后耳边便是一阵旅行箱轮滑渐行渐远的声音。

   这样的轱辘声好像是时间的滑轴般,齐铠近乎有那么一刻是委屈的。他就该知道,早该知道,杨卿说的,永远喜欢他,无论他是什么样这种话,肯定是假的。

   他低着头揉了两下眼角,再抬头时发现刚刚已经走出几米的杨卿正回头看着他,气势汹汹地重新走了回来。他愣了愣,正对上杨卿的目光,后者将旅行箱推到他身边,没好气道:“我银行卡叫朋友冻了,一个月之后解,这期间,我的吃喝拉撒睡,你自己看着办。”

   齐铠眨巴眨巴眼,看了眼自己身边的旅行箱,又看了眼杨卿,笑开了花。

   他这一笑可不得了,杨卿连忙上前去从口袋里拿了张纸往他脸上擦,边擦边抱怨:“哎,你别哭啊,都说了自己是大老爷们儿,怎么跟小姑娘似的……不许哭!我不哄你了!”



   “……行了祖宗,你别哭了,我不吓你了。好了,乖……”





文/沈琏笙。

祝世间所有喜欢都无关性别。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