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啦。

清水打字手。偏好华武甜家。
质量不高,随意看看。

给编剧寄刀片。


沈巍单恋向。

   你看这世间沧海桑田。万物更替,日升月沉,众生都在变化,唯我这一颗真心固执的像冷铁,除了见你,其余的事、物,都没办法让它再重新燃起那压在底层的热情来。


   “你看这世间啊,山海相连,巍巍高山连绵不绝,要不你就叫作——沈,巍。”


   又做那个梦了……

   沈巍睁开眼,抬手向颈脖上的一条链子探去,他低垂眉眼,隔着黄珠的挂坠,看着项链中的糖纸,眼中流溯过千万种情绪。

   一万年了,只要他一闭眼,重复的都是那个梦。昆仑就好似梦魇一般缠住在他的意识中,他笑,他皱眉,他喂给他吃了第一口糖……

   沈巍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些什么,或者是怀揣着怎样的希望去等。他只想,竟然当初昆仑说“一定可以再相见”,那就一定可以。



   他对昆仑,无论是夜半时的慰籍,还是工作时的动力,于他而言,也许,他已经是真正离不开了。

   他捡到了这张糖纸小心翼翼地珍藏,有时候,他怀疑这一切是一场梦时就会把糖纸拿出来看一眼,这是一种执念,摆脱不掉的执念,千万年的光阴让他的心已经冰封,凿开一角以后还是会再次愈合,他是栽了,但他不允许别人也栽在这个人身上。

   只能是我的。沈巍心想。我的名姓,我的性命,都是他给我的,而他,也只能是我的。
   疯狂。

   他坐起身,跟随日常习惯,将衣服穿好洗漱完毕,便再次开启了新一天的课程。

   

   

   他不知道他去学校的路上,是怎样的一个契机。几乎是大脑提前反应地,听见那个声音,他只想“找到了”,抬眼,正好对上那张眼眸。

   万年来的思念如江潮大浪一般奔涌,他一时间竟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妄。梦一场,梦百场,梦万场,都不足这个眼神给他的多。

   我找到了。他想。

   

   这个人叫赵云澜,他就是昆仑。沈巍可以判断。一万年的昼思夜想,一万年的寻找,他早已把昆仑的模样在心底描摹了千千万万遍,将这个人的每一个细节深刻进骨髓,翻腾进血液。

   他找到了,即使赵云澜不记得。

   但是他胆怯了,他与这个人终究还是同道殊途,他是地星人,而赵云澜属于海星,他心中怀揣千万欢喜,想要宣之于口,却只能百转千回绕弯压回。

   赵云澜是不会接受这样的爱恋的。
   他痛苦,同样的,只要能看他一眼,他也满足。

   “沈巍,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我们一直是朋友——从来没变过。”



   他被绑上石柱,受束缚之苦,夜尊笑他痴,笑他无能,笑他保护不了苍生,还笑他决绝。沈巍不眨眼,即使满身鲜血,虚弱得仿佛炼狱虚度,他也笑了。

   他想,值得。他想,他找到了,就是值得。

   

   “我亲爱的哥哥,我真好奇,你的梦是什么样子。”

    沈巍听罢,脑海中闪现出昆仑指着万山,对他说话的影子。
   “你看这世间啊,山海相连,巍巍高山连绵不绝——”

   他说。
   “我从来不做梦。”

评论(1)

热度(8)